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臺灣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常設展,嘗試以原住民族觀點
来源:中華民國資深記者協會 / 記者:朱德清 採訪報導 | 作者:編輯 | 發佈時間 :2021-02-22 | 31 次浏览 | 分享到: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特於史蹟大樓二樓增設「臺灣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常設展,嘗試以原住民族的觀點,重新檢視原住民族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原住民族面對的挑戰。

展覽從泰雅族瓦旦‧旦咖(林昭明)的一句話破題:其父親旦咖‧瓦旦(林忠義,樂信‧瓦旦弟)那一代族人對外來文明有一種態度,不管是日本人或漢人(河洛人、客家人),要學習他們文化中比我們進步的地方。我們必須把自己的文化水準,提升到同樣的程度,才能找到一條生存之道。展現原住民族在歷史洪流中,不斷學習新的思想觀念、技術,謀求提升自己族群生存適應能力以及發展的企圖心。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將屆,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特於史蹟大樓二樓增設「臺灣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常設展,嘗試以原住民族的觀點,重新檢視原住民族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原住民族面對的挑戰。


 展覽從泰雅族瓦旦‧旦咖(林昭明)的一句話破題:其父親旦咖‧瓦旦(林忠義,樂信‧瓦旦弟)那一代族人對外來文明有一種態度,不管是日本人或漢人(河洛人、客家人),要學習他們文化中比我們進步的地方。我們必須把自己的文化水準,提升到同樣的程度,才能找到一條生存之道。展現原住民族在歷史洪流中,不斷學習新的思想觀念、技術,謀求提升自己族群生存適應能力以及發展的企圖心。


 二二八事件對臺灣社會影響甚深,不同族群或意識形態的人對此有著不同詮釋與認知。儘管近年來塵封史料一一公諸於世,但長期以來,原住民族與二二八事件的關係,一直隱晦,咸少被討論。一方面資料蒐整不易,當事人多遭遇不幸,或在後續的白色恐怖中噤聲,而凋零消失;另一方面,仍然有許多人無法認知到還原歷史真相,是走出悲情,邁向未來的必經之路。


 二二八事件中原住民族群的反應,絕非一時興起,有其脈絡可循。1895年臺灣割讓日本,是原住民族首次遇上現代國家,藉由汲取現代文明,轉化為自身發展動力。1945年日本戰敗,日治時期受新式教育的原住民族菁英,察覺政權更替及自身發展的新契機。然而,國民政府接收的亂象,導致1947年二二八事件,原住民族雖同受波及,或因當時部落社會穩定,山地鄉長皆為原住民族,及過去對抗日本慘痛經驗,選擇參與或先穩固自己。甚至鄒族高一生等人還提出「高山自治」跨族群會議,希望以原住民族為主體,規劃高山自治縣。


 事件當下,政府採取原漢分化策略,雖未對原住民族加以清算,甚至給予嘉獎攏絡,但卻不斷將勢力深入山區。而事件之後,原住民族對正名「臺灣族」、自主權利、族群發展、歸還土地,竟展現無比的能量與勇氣。但在白色恐怖下,戛然斷裂,高一生、林瑞昌等人被羅織罪名處決判刑,讓原住民族意識陷入隱流。今政府雖已向原住民族道歉,對受難者平反、家屬撫慰及原住民族正名、基本權利保障。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非只有政治和解,土地、語言、文化、生活的自主,仍是未竟之業。


 常設展分「征服與現代性」、「政權更迭」、「二二八事件的抉擇」、「覺醒與頓挫」及「創傷、平反及未來」五大主題,除自身檔案外,引用蒐羅國史館、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等其他館所檔案資料,以及受難或參與人士家屬提供相關照片資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