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八景之太白積雪》
来源:作者/商成勇 | 作者:編輯 | 發佈時間 :2021-06-05 | 255 次浏览 | 分享到:

厚厚的棉被沒人疊起
一蓋萬載
星宿隱入山界
一位沉沉酣睡的仙翁
一味地做自己的養生春夢
甜醉的樣子連彭祖也自嘆弗如
我知道他一但醒來意味著什麼
我知道他的溫情與俠義
終會成為芸芸眾生的精神之福

想像大地隆起的當初
萬物懵懵懂懂的日子
銀裝素容的老者抽出雪刃
魔法師一樣點石成金
輕輕地吹一口氣
橫亙東西的峻嶺南北
就神性地冷暖分野
就萬物各歸其好
世代俯仰神通

遼遠的車輪呼嘯著駛入大唐
滿眼的雍容大度消隱了邊角聲
飄忽而來的這位仙翁
君臨長安
掀動一浪接一浪詩韻長風
目睹眾生世相
聲聲長歌
牢牢地將詩格嵌入人性
輝耀諸多黎庶

不僅僅指點迷津
給生命以態度以參照系
浪漫與悲憫澆築的詩賦靈魂
對著皇帝老兒臥榻噴發
一杯酒,一行詩
詩酒吟詠千古情
劍門開,屈子來
鶴梟散盡數英風

於是
那個扮靚世界的楊家小女
乖乖捧硯
那個獻媚成性的高姓老奴
悻悻脫靴
舒舒服服地寫
花間詞藻漫溢城闕
乘興演繹纏綿
不竭地舒舒服服

皇帝老兒高興
妃子高興舉宮上下高興
終於在某一天
厭膩太液池粉脂太臊腥
他悵然若失出宮闈
卻原來
掬起雲天潑滾的大河
直為濯洗三千丈秋絲雪鬢傾

於是
醉裡夜半夢忽醒
長安新月徐徐升
側耳萬戶擣衣興味濃
終於又一天
渾忘聲色犬馬名利場
他信馬峻嶺雲深處
高嶺溪澗畔的巨石
硬生生被棲臥烙成坑


打個哈欠,睥睨抬望
高山滿目潑重墨
他真個成了一抹
謫仙的大士逍遙的風
身首意,再行走
隱入雲巔再睡萬年夢
白頭翁
呼嚕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