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DMONITION NEWS


WORLD  CHINESE  JOURNALISTS

馬來西亞八日行
來源:文/陳瓊華 | 記者/作家:編輯 | 發佈時間 :2023-09-19 | 1039 次瀏覽: | 分享到:
2023年8月25日,我和欣荷提早一天來到馬來西亞砂拉越的美里。參加由亞洲華文作家總會主催,美里筆會承辦的「第十五屆亞洲華文作家代表大會」,暨美里筆會三十周年慶典...


★ 美里筆會三十年  


2023年8月25日,我和欣荷提早一天來到馬來西亞砂拉越的美里。參加由亞洲華文作家總會主催,美里筆會承辦的「第十五屆亞洲華文作家代表大會」,暨美里筆會三十周年慶典。原本要赴會的菲亞華分會常務理事莊杰森和陳若莉都身體欠安,所以由我和秘書長李文蘅(欣荷)代表參加。


四年前在台北舉行年會時,亞華作家文藝基金會副董事長莊延波提名向馬來西亞資深作家馬崙先生頒贈敬老慰問金,獲得基金會董事們一致贊同。後因新冠疫情肆虐而延遲未及時給獎。故,基金會菲律賓董事會決定假砂拉越贈獎致敬。為此,秘書長欣荷特地從台北趕回馬尼拉,與我結伴遠赴陌生的砂拉越(Sarawak)會見陌生的美里「Miri」文友,以落實頒贈終身成就獎給馬來西亞的資深作家馬崙先生。


大會於富麗堂皇的「美樂大酒店」舉行三天兩夜的會議。在場喜見基金會副董事長莊延波、賴連金(亞華秘書長),孫德安(亞華總會會長),及前董事蓉子文友。與久未謀面的的楊宗翰(台灣)、新加坡的寒川重逢。感慨歲月無情,當年美俊的容顏和輕盈的體態,經歲月洗禮已成回憶。遠道前來參與的各區域作家 ,恕我見識少,多數是初識。


承蒙大會精心籌備,將第十五屆亞華作家總會和美里筆會三十年慶典結合,豐富了文學活動的內容。也認識各地文友作家,見識了多位主賓(拿督,部長,市長,律師)、嘉賓、文教團體、社會賢達。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主辦單位的文友們,從機場熱誠接待到會場分工合作,使與會者感受到他們喜悅的心情 。我從事文藝工作幾十年,參與過許多場主辦單位的籌備工作,為能達到完善的呈現,工作人員對繁多瑣事勞心勞力的付出,是我所能體會到的辛苦。在此向他們鞠躬讚揚致以最深切的謝意!


令我驚嘆的是年輕美貌的司儀們,個個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學生精彩的餘興節目表演有樂器演奏,歌唱,相聲等均達專業水準!樂隊指揮陳麒老師是籌備委員會的秘書,當他揮動指揮棒時,我看見音樂小精靈隨著飛舞滿天。


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參與者都是上了年紀的作家,這就是後繼乏人的憂慮。


大會最忙碌的是主席許敬平先生。


當我們抵達美樂大酒店時,已是晚上九點,巧遇他與其夫人孩子從電梯出來準備回家,為了大會呈現盡善盡美,他可是出動了全家人啊!他的名字與中國總理習近平發音相近,記憶差的我有時記不起他的名字就以習近平稱呼。


筆會工作人員只有十餘位。然而,大會從開幕典禮、晚宴、閉幕典禮,秩序井然有序地完成,可見他們為籌備工作的嘔心瀝血!


各國各區的作家報告,讓參與者知悉當地從事文藝的情況。在此一併感謝。


砂拉越一日遊後,主辦單位分別送別不同時日不同時間的文友到美里機場,搭乘不同航班飛機飛往吉隆坡或古晉機場,繼續下個行程。






★  姆鲁(mulu)國家公園


宴盡賓散,參加會議的文友都各自回歸,只剩下我和欣荷還在美里原地踏步,迷途羔羊似的不知何去何從。原本要參加去姆鲁公園的文友都臨場退陣,只剩下我倆傻要去看蝙蝠洞。不忍責備大會的失職,旅遊團不能成行,應該通知我們才對,害我們猶疑地在去或不去之間做不出選擇。經許敬平先生的道歉和勸說,得知三天的旅遊費用大會已先替我們墊交無法退費,不去可惜啊!況且姆魯國家花園是我們心儀許久的地方,思慮後,決定鼓足勇氣進攻蝙蝠洞。


坐了半小時的小型飛機抵達姆鲁機場,和台灣、美國的旅客一同坐麵包車到“Morriott Resort Hotel”。


渡假村置身於四面草木植物繁茂的熱帶雨林中,和菲律賓的風景幾乎一模一樣。茅屋大廳人員接客,喝了一杯果汁,分配房間後,馬不停蹄地隨著導遊坐回麵包車來到聞名世界的天然石灰岩鲁洞(Guning Mulu National Park)。2000年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遺產”名録。


天啊!單程走了兩個鐘頭的羊腸小路,完全是木板棧道。兩邊雜草異樹叢生,走到洞口已氣喘噓噓。洞裏黑濛濛一片,大家拿出手電筒照明,(事前已經吩咐要帶手電筒、手套、雨衣、帽子、要穿運動鞋)。洞內山路高低不平,必須扶著繩索小心翼翼前行。進入山洞亮眼的是豐富壯觀的喀斯特自然景觀,千百年的奇形怪狀的鐘乳石和石筍晶瑩剔透,再進去的路更是崎嶇難行。欣荷深怕洞內空氣稀薄,擔心哮喘病發作,因此她不敢再繼續前進,閒坐石頭上休息。老當益壯的我,繼續跟著導遊深入洞穴,洞中景觀壯麗,一路陡峭險峻,彎彎曲曲,昂首望頂黑黝黝一片,見不到一隻棲息倒吊的蝙蝠,失望地在手電筒的微光下走回頭路。一路不見欣荷蹤影,原來她跟著一團台灣旅客先回到休息站。休息站是一草原廣場,築有長長木椅環繞,可供仰臥等看蝙蝠飛出。蝙蝠怕光,白天都棲息在黑壓壓的洞穴頂上,等到傍晚時分,成千上萬的蝙蝠一群一群,一陣一陣的從石洞飛出覓食。每一群蝙蝠在空中以S形接龍飛行,有人說:他曾見過更大群的蝙蝠一起湧出,把傍晚灰色天空遮蔽成昏黯,若能目睹這稀罕的一幕,一定令人終生難忘。


回程天色已暗,手持電筒照明,蟲鳴聲不絕於耳!這種月夜交響曲,今生難再重現。


第二天,又要進攻另一個洞穴,因體會到探險姆魯洞穴的辛苦,腿腳酸痛仍未消散,所以我們決定不參加,留在旅館吃、喝、玩樂,欣賞與菲律濱景色大同小異的熱帶風光。


從大廳走到我們的住房得經過一條漫長的小徑,小徑兩旁竹林蔥鬱,把清靜風雅的美景攝入手機裏留念,彷彿置身臥虎藏龍拍片現場。


第三天回吉隆坡,大會安排住在與機場相連的旅館Sama Sama Hotel,一所堪稱六星級的現代新潮流大飯店。旅館、機場來回得坐電動接駁車,冷風拂面呼嘯,令人身心舒暢。


感恩大會主席許敬平先生,籌備會主席李佳容和蔡素嬌主任接機和送機,盛情款款地請吃了一頓香噴噴的「海南雞飯」,至今唇齒留香。


八天的會議和旅遊,是一樁難忘的經歷,溫柔有情串連了異國美好回憶!美里在心裡,回眸一笑,讚歎不虛此行!塗寫了這篇拙文,算是回匱大會許敬平主席邀約赴會的心意。


2023/9/15


最 新 資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