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DMONITION NEWS


WORLD  CHINESE  JOURNALISTS

推石上山 兩會齊辦 ——— 二下美麗的婆羅乃
來源:文/東瑞 | 記者/作家:編輯 | 發佈時間 :2024-04-29 | 1947 次瀏覽: | 分享到:
十六年人事幾番新。不變的是汶萊華文作家協會的孫德安會長,歲月有情,不老的容顏和鍾愛文學的熱情十六年來依然如舊;一方面歷史選擇了他和他的團隊,讓文學的重任落在他的雙肩上,另一方面賦予他健康的體魄,讓他充滿活力...






2008年來過汶萊(婆羅乃)的首都斯利巴加旺一次,不覺16年過去,能有機會再來一次汶萊,令人萬分驚喜。當年參加的是第六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這一次出席的是第十三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與世界華文作家代表大會齊辦)。


十六年人事幾番新。不變的是汶萊華文作家協會的孫德安會長,歲月有情,不老的容顏和鍾愛文學的熱情十六年來依然如舊;一方面歷史選擇了他和他的團隊,讓文學的重任落在他的雙肩上,另一方面賦予他健康的體魄,讓他充滿活力,不忘初心,以過人的精力主辦兩個世界性的文學大會。





這麼說,實不為過!汶萊只是小小的國家。40多萬人口,華人只有4萬,汶萊中華文藝聯合會和汶萊華文作家會員也不過40人左右,於人力物力都可以想像得到任務重大;兩個會壓下來,不勝負荷!孫會長謙虛地說,這次,“我做的事不多,但我的壓力很重!”但他們齊心協力推石上山,終於圓滿成功!




就像接機這樣的事,有的世界性文學大會在國際大都會開,請你自己搭的士到酒店報到。這一次大會派出五六位文友來接,有的還是大老闆!有時一天有好幾班航班,可是安排得那樣井然有序!還拉歡迎的橫幅!讓人地生疏的與會代表有種賓至如歸的溫暖感覺。


人生無處不相逢,4月19日在香港機場竟然與闊別40年的在美定居的燕姐喜相逢,她和陳小青在香港轉機,我們同乘汶萊皇家Bi636航班飛往斯利巴加旺



喜歡婆羅洲這個世界第三大島嶼。不少歷史經典遊記史籍都提及這個歷史悠久的著名島嶼。早年,原始森林大面積地覆蓋了婆羅洲,椰風蕉雨飄搖紛撒,木材資源豐富。沒有地震海嘯,汶萊香港飛機行程僅三小時,一樣是可以安居樂業的福地。




喜歡婆羅洲的神秘安寧。一個大島,三國和平共處:北部一部分是東馬,一部分是汶萊,南部是印尼。1974年栗原小卷主演的《望鄉》(八番娼館,直譯為「山打根8號妓院」),導演為熊井啟。電影就在山打根(Sandakan)取景。


喜歡婆羅洲,還在於民風淳樸友善;“婆羅”據說就是“承載和攜帶”之意,引申為“尋找光明/知識的人”。我們多次到印尼中爪哇的世界十大奇跡之一婆羅浮屠遊覽;我們多次到文友在婆羅摩火山下的度假屋度假看日出;最親切莫過於我和瑞芬的童年就在婆羅洲南部印尼加里曼丹的東首府三馬林達度過!還看過達雅族的盛大演出!據傳說,達雅族和華族八百年前是一家!




4月20日,大會安排開幕式在汶萊中華中學舉行,在校門口,抬頭一看,赫然寫著“婆羅乃中華中學”非常激動!“婆羅乃”多麼親切而又原汁原味啊!






難忘開幕式和閉幕式都別開生面,先後安排在婆羅乃中華中學和馬來奕中學舉行,意義不凡!不僅讓文學與教育歷來那種親密關係具體化,也含有讓文學在學校紮根、培育更多幼苗的象徵意味!難能可貴,太有創意!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會長淩鼎年上臺致辭時激動地說,開幕閉幕儀式在不同中學舉行是一個創舉,讓文學在莘莘學子中播種、生根、發芽、開花結果,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弘揚中華文化的事業啊!





難忘無論到婆羅乃中華中學開幕或到馬來奕中學閉幕,都以敲鑼打鼓、龍騰獅躍的中華文傳統的形式進行,完美了慶典儀式。環顧校園內外,一股中華文化的濃郁氣息撲面而來,“孝順父母”、“愛護公物”、“服務人群”、禮義廉恥”等等金句吸人眼球,無不是儒家經典古訓;現場筆墨飄香;學生們彬彬有禮、華語流暢;當你看到舞臺上,在敦煌飛天的佈景下,女生舞蹈中居然有個黝黑面孔、打聽之下應該是印度女孩;當你看到大禮堂觀眾好幾列戴頭巾的伊斯蘭婦女也安靜地欣賞節目時,心中的感動真無法言表。外面世界導彈互飛,硝煙彌漫,這兒微笑招呼,和諧寧靜、和平相處。





我們主要來參加第十三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熟悉的老面孔雖然不多,但世華代表中不少也是微型好手,21日一整天的研討會,會議室很正規,發言學術通俗兼具,內容充實,以文會友,收穫滿滿。





這次相遇於汶萊的斯利巴加旺,佩服、欣賞的人很多,其中無法不提的至少三位:



一位是孫德安會長。我們在多次國際性文學會議相識,平時雖然來往不多,但訪他的採訪錄和作品卻讀過。欽佩他對文學的執著和堅持,這一次還擔任了希臘神話中的大力士赫格力斯,在一個小小國家發力,發動有限人力,終於將兩塊巨石推上山。他的三次致辭內容不同,但文采四溢,精煉簡約毫無水分!像他這樣的年紀,一些人可能早就躺在功勞的沙發椅上頤養天年了,可他 對文學還是如對初戀那樣心熱,此情不悔,癡心不改,令人感動!





一位是我們世界華文微會小說研究會的淩鼎年會長。他是我們微會幾任會長裡創作力旺盛與活動能力極強的,兩者雙贏的會長。他以胸懷五湖四海的寰宇大氣魄,用微型小說這種1500字的文體,推動大大地球的微型事業繁榮發展。淩鼎年文學館、八十萬字的淩鼎年評傳……..個人成就固然炫目,各國微型的發展、人事也成竹在胸,世界華文微型小說大事記的巨大工程就非常震撼!在他領導下,微型事業紅紅火火,如火燎原!這次各位代表發言,他都做點評!難得!每次讀他的年終盤點,無不仰天讚歎,這是一個對文學如何虔誠的文學信徒啊!淩會長在馬來奕中華中學閉幕式的致辭簡短有力,煽動性強,印象深刻,大有印尼當年著名總統兼演說家的風範,給微會揮落一個完美的句號!





一位是賴連金老總。早在2016年在北京的世界華文文學大會上我們在老朋友勾芍人的召集下認識了。他聯誼能力超強、感覺敏銳,胸懷全域,人面廣泛。雖然我癡長他幾歲,然他總是像大哥那樣地關照我,將我當小弟,將瑞芬當小妹那樣關照愛護,真是非常感動,太感謝他了。





美麗的汶萊好風景很多,水上人家在藍天麗日下呈現一派南洋風情;吉米清真寺的宏偉美麗體現伊斯蘭教的尊嚴,令人讚歎不已;馬來奕中華中學圖書館的現代化設計不讓大都會中學圖書館專美,代表們萬分震撼,爭先恐後留影…….每一項都是專題,值得一寫!






23號,曲終人散,友情仍依依,一顆心留在了汶萊;文學不了情,何時再相會?




我相信,華文文學無國界,像音樂用音符,我們用方形字,傳遞我們的故事和感情;在天之涯、海之角,我們一定還會相遇,握手抱擁的!


最 新 資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