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DMONITION NEWS


WORLD  CHINESE  JOURNALISTS

榴槤的故事
來源:黃胤謀 | 記者/作家:黃胤謀 | 發佈時間 :2024-07-09 | 45 次瀏覽: | 分享到:




在早市看見攤主擺賣榴槤,愛吃榴槤的我,蠢蠢欲動。


現今買榴槤很方便,選好榴槤稱重後,可以要求攤主現場取出果肉裝盒,若剝開看見果肉壞了,重選重量相近的榴槤取代,再剝開取肉,貨真價實,讓顧客滿意為止。


某天參加教會的中文崇拜會,牧師來自上海,他說榴槤在上海是奢侈品,貴也罷了,最慘的是,超市買回來剝開後發現部分果肉是硬的,無法退還,得不償失。


牧師說上海有一種說法,如果某人自詡“榴槤自由”,這意味他吃得起榴槤,再貴也捨得買。他說來到馬來西亞任職,最大的驚喜是獲取“榴槤自由”身份——榴槤多,品質高,價格便宜,還可以“現買現退”,大呼過癮。


換個立場,車厘子(櫻桃)在馬來西亞的價格不菲,每次來到成都,我也擁有“車厘子自由”身份——去超市買一袋車厘子,在酒店大快朵頤。


父親生前在老家的院子種了兩棵榴槤樹,種了六年,就是不結果,我每次去老家都在榴槤樹下張望,盼奇跡出現。父親病逝後,榴槤樹相續枯萎,最終死亡。我猜,院子靠近稻田,土地平坦,容易積水,不適合種榴槤。


即便榴槤樹可以開花結果,老家無人居住,不宜種榴槤,榴槤成熟時難免引人覬覦。若攀越籬笆偷采榴槤也罷了,最怕他們剪籬笆,每剪一次,重修籬笆費用昂貴,而師傅覺得修理籬笆是小工程,愛搭不理,處理這等事,很棘手。


說真的,要吃榴槤,早市或路邊攤就有人賣,不必大費周章親手種,待結果成熟了還要日夜巡視,何苦來哉?可以種在老家院子的水果,必然是普通水果,比如木瓜、香蕉、水翁(蓮霧)、芭樂、甘蔗和紅毛榴槤(番荔枝)。


說到種榴槤,我的臉友A是榴槤園主,位於森美蘭州北部的山城——“知知港”。他說這裡屬山區,氣候涼爽,適合種榴槤,你如果吃了“知知港”出產的榴槤,就不會喜歡吃外面的榴槤。每當A在榴槤園噴農藥或施肥,榴槤樹開花、結果、成熟、榴槤樹下結網和收集榴槤,他熱心分享照片和種植心得,讓我增廣見聞。


A的榴槤園不單單種榴槤,還種臭豆、柚子、山竹和蘭撒(冷刹,馬來語:Langsat)。每當收成,他提議要送我一些,不收錢,他包郵費送過來,但素昧平生,我婉拒了他的好意。不過,我答應A,有朝一日我要參觀他的榴槤園,聞榴槤,買榴槤和品榴槤。我憧憬著,走在榴槤樹下,“撲撲”聲此起彼落,榴槤從枝頭落下,掉入網裡,滾動,這心情將是何等亢奮啊!


生長在馬來西亞真好,可以吃榴槤,怪不得馬來諺語說“榴槤出,紗籠脫”(Durian runtuh, sarung jatuh),意思是榴槤飄香的季節,即便手頭緊,人們典當紗籠也要買榴槤和家人一起享受美味的“果中之王”。








最 新 資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