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女祭司
来源:南華報 / 作者:邡眉 | 散文 | 作者:hkw36019d | 發佈時間 :2020-07-22 | 312 次浏览 | 分享到:
五月天的尾巴。我與金黃色的季節擦身而過。

一通電話把我召喚到亮晃晃的地平線來通勤,去一位田調學者的家取回一卷的稿,因為他住的地方太僻遠,沒有電郵。

太陽沒遮沒攔,視線可以一投就幾十坪遠,田裡稍微有水的地方,像天空落下的碎片,一塊藍一塊白。我引頸探看了一會,覺得這份安靜真迷人。

車子從高速公路拐左。進村的馬路比以前好上百倍,暖風從開著的車窗吹進來的,吹我得入睡。可很快就被司機大哥的小女兒叫醒了,她向窗外招手呼喚:Ina,Ina!Ina是母親。

卡車停在小草亭前,裡面坐著個年輕女子,微笑著從車窗直接把孩子抱了去,才打開車門讓我下車。

機靈的小哥哥先跳下卡車,拉著我的手,用華文對我說:跟我來,我帶你見我奶奶,我奶奶是Bobohizan。Bobohizan!我竟然有緣與女祭司碰面?我忍不住高興。

噢,是嗎?我身邊這小小翻譯員,名叫卡茲爾。我連聲稱讚他華文說得好,他告訴我:我們都在華小上學,這裡只有一所華小。

看他一臉的得意,我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

我呷著茶,偷偷打量與稻神溝通半世紀的Bobohizan,她全身都是歲月,卻有著一雙明亮的眼睛。我們相對而坐,仿佛坐成了一幀老照片,這亞達屋原始而古舊。卡茲爾告訴我,亞達屋是遵從神袛的意旨保留下來的。我點點頭,進村時,村裡的房舍早已是紅磚白牆藍瓦蓋。

完成了祭拜稻神(Bambarayon)儀式的卡茲爾奶奶在收拾祭司衣物,打算回去更遠的住處。快八十歲的她,僅剩下幾顆牙齒,用不怎麼清晰的語音回答我好奇的問題,給我翻譯的卡茲爾轉述說這是奶奶最後一次當Bobohizan了。她說她已經記不得與神通靈的經文咒語,她已經不稱職了。一個不稱職的人不能肆意暢談她的職業。她巧妙地堵住我第二道問題。

聽她這麼說,我吃了一驚。卡茲爾該不會給我亂編故事吧?他目光泛淚,篤定地看著我:你運氣真好,我的奶奶是目前最稱職的女祭司。我相信卡茲爾。可我不能想像這世上還有誰能那麼輕易離開自己特殊而權威的位置?她臉上的笑容坦然輕鬆。

離開時,我懷裡緊緊抱著田調稿件,裡面有女祭司的故事,有她的故事。

田地上的天空碎片已是一片血紅、一片金。